当你到了机场闸门,柜台的服务机器人扫一下你的瞳孔或其他生物辨识特徵,然後请你打开随身装置,装置投射出立体影像,机器人随即警告:区块链资料显示机票来源违反AirDAO规定,将取消相关权益!接着两台保镳机器人跑来,护送你离开闸门……哎呀!原来是一场梦,彷佛历经《星际大战》的情节,但一头雾水:「什麽DAO?」

元宇宙话题很热,各类型去中心自治组织(DAO,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corporation)也可能掌管更多事务,不难想像这必然是不久的将来会发生的事,问题离「不久的将来」还有多久,有哪些会是人人口中的泡沫?而去年开始变成夯话题的NFT(非同质化代币),又会不会是一场骗局?

要用什麽心态去拥抱NFT?

虽然区块链相关的媒体愈来愈多,但只要提到NFT,就难免听到人们说:那都炒作啦,什麽赋能(empower,赋予或强化使用者更多可以运用的能力)都是飘在空中的虚拟造梦。的确,蛮多NFT都聚集着一堆「fomo仔」(Fear of missing out,错失恐惧症的缩写,深怕没参加到群体活动的这类人)专门往话题迈进,迅速买进NTF然後地板价(floor price)一涨就卖出获利,但是这些投资观念短视投机的人,往往也很容易因为误判而受伤。

我还蛮受不了一堆财经媒体开班授课,标题如「元宇宙掏金术、NFT退休讲座」等等,最怕有人受某些NFT项目的高额获利吸引,就倾家荡产,甚至跑去贷款押注NFT上,不仅伤害到家庭经济,还导致诸多负面新闻。

凡事有好有坏,就看怎麽运用。NFT有美好的地方,过去当一个艺术家卖出实体作品,他的获利就在这次买卖中结束了。但很多NFT平台的每笔交易,除了平台手续费、区块链的矿工费(gas fee)以外,艺术的价值随交易升高,艺术家本身也能再抽取一次版税,这对创作本身是公平的。

也有台湾团队开始NFT空投(Airdrop,发行机构免费派发给会员),作为某些新产品记者会的纪念品,或者作为会员证。鸡排店发送限量NFT,持有者可以免费兑换咸酥鸡,或者店内消费送免费影料,使得「赋能」本身更亲民、更贴近生活。

元宇宙时代的新社群行销利器

行销是很活的一门学问,虽然行销法则不变,但行销工具却日新月异,20年前谁也没想到Facebook小编、LINE官方帐号管理员会成为社群行销的基础职业,如今区块链盛行,更多人需要具备经营Discord的能力。如果领导者对於新趋势的态度都是否定而裹足不前,团队成员自然失去学习动力。

Facebook一开始流量红利很多,蛮多成功的粉丝专页趁势崛起,但近年演算法无情,让社群粉专变得愈来愈困难;就连Facebook也改名Meta要一脚踏进元宇宙了,若行销团队还对此一点理解都没有,将来要转到其他行销工具,自然比其他人更慢,得不到一开始的流量红利。

网路行销的关键一环就是「引起讨论」,特别是让种子部队发起讨论,为了达成这个目的,行销人甚至会特别观察新近的话题趋势,或者特别去追一下很夯的新剧,好让行销内容能够引起关注。

对於时事话题的NFT,能利用抽奖空投的珍稀性,激发得到空投的人炫耀分享。许多空投一开始是个神秘箱子(盲盒),在内容曝光前创造话题,更可以透过发行会员证的思维,让NTF有在地社群的赋能效果。

观察目前台湾几个跟NFT有关的行销活动,其实许多都没有将内容放上区块链,为了降低参与门槛,开放以新台币汇款或刷卡入场,不需要绑定虚拟钱包(假设参与者都得开启一个支援以太坊的虚拟钱包,光启动的矿工费也很高),只要未来能在相关区块链运作就好了。

实际做一套完整的「NFT行销」成本在於:搜集名单的行销活动网页(这很重要!)以及能够支援上链、懂智能合约的工程师,打造利用这个NFT可以线上或线下兑现(redeem)的机制。 只是现在还属於初期混乱的阶段,友人曾对这类提案作出报价,还被竞争对手放话破坏行情。

现在要能加入NFT首发、获得空投的白名单,条件通常是加入Facebook与Discord伺服器,并且转发或留言,可以说NFT间接变成加入社群并且启动扩散的诱因。

网红与他的NFT

和网红做NFT联名也是很夯的行销方式,泰国YAMAHA机车和泰国网红Bie the Ska(YouTube订阅数1300万人)联名发行3款机车NFT,使用者可随机取得,在当地引发回响。对网红来说,NFT是吸收新粉并活络旧粉的好方法,只要广告主别夸大其词,或误导未来价值会水涨船高等(这些广告不实的内容本来就不应该存在),把加入门槛、限量和赋能说明清楚即可。

连锁通路、知名品牌和网红联名发行的NFT可以当作会员证使用,也可以借此搜集名单等第一方资料,甚至空投给粉丝更多相关权益,相辅相成会有更好的行销效果。

责任编辑:吴佩臻、苏柔玮